virna

行善积德

*微cp向

*因为太冷了(。)而产出的粮食

*没经验,随手写[。]我以前真的不写文[。

*今年的粮,可能的话2017年也想写


“公元二零xx年十月四日”


“老鼠,你还好吗?我很好。”

停在这里,紫苑抬手摸了摸自己白色的头发,又下笔写了起来。


窗外寒风凛冽,窗内却温暖如春。特殊材质的玻璃隔出来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里是新的,未来都市的一角。


室内的环境管理系统将房间内维持在人体最舒适的温度和湿度上。每件家具从顶灯到地毯都与系统连接以便即时维持清洁。只有角落那排长长的占有了占有了整面墙的书架,白色的木板围着不知是几十本还是上百本的旧书,有些封面都有了裂痕,颜色暗淡显得与整个房间格格不入。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西区的人们现在也不会再挨饿了。妈妈还在做面包说要分给西区的人们吃。她似乎很喜欢那个叫火蓝的孩子。”


桌上是摆放整齐的文件,文件边是一摞一摞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信件,模拟自然光灯随房间的亮度调整到了最适合写作的光线。大多数公共设施已经应用了这种灯,不过家中有这样的科技还是少数。


“借狗人说因为我的缘故借狗的生意都不好了,那里都快变成流浪动物救助中心了。”


写到这里的紫苑想起了借狗人跑到他面前手舞足蹈地抱怨,那副气鼓鼓的样子又一边无意透露出了和狗们在一起的幸福神情让紫苑差点笑出了声。


明明只是十月,就已经这么冷了,紫苑觉得自己差不多该去一趟西区了。


即使拆除了墙壁,西区的人们似乎还是不愿意走过来,紫苑也同意了他们的要求,麻烦的事就是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自己还得亲自跑去。


“虽然借狗人提醒我了,可是力河先生并没有一直来找我们,据说他好像要自己搞一个什么项目。”


墙上的控制器发出了微弱的响声,是委员会的人的消息。


月夜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从自己舒适的窝中爬出来,跑到了紫苑的脚边。


紫苑浏览了一下近期消息,顺手将消息设置为已阅读。紫苑觉得很奇怪,毕竟这个年代很少有人还在发送文字短信了。全文的内容似乎是上一次会议见到的女学生,想要去委员会进行见习,通过她的语言紫苑不难看出她的目的并不是见习,恐怕只是想再见紫苑一面罢了。


如果有个人在身边吐槽他的话,一定会说“你还是那么对自己有自信啊。”


月夜在紫苑肩上吱吱叫了起来,又快速跑下紫苑的身体。


紫苑无奈地叹气,听着这声音就知道它又饿了,他曾经想过它这么喜欢自己妈妈的原因就是因为火蓝身上的面包味。紫苑打开门让月夜跑了出去,又回到了书桌前。


“小紫苑现在也很好,我让他住到我们家里来了。”


门外传来一声孩童的稚嫩的叫声,然后是火蓝“嘘”地让孩子安静下来。火蓝的嘘声很有用,即使看不见门外的光景,紫苑也能想象那个孩子把肉肉的小手放在嘴上,嘟起嘴糯糯地模仿火蓝嘘声的样子。


“我这里都很好。”


紫苑再次摸了摸自己的白发,还是那又硬又滑被无数人嘲笑也被无数人称赞过的白发。


天暗了,不过并没有到日落的时间。紫苑还记得今天早上在客厅里听到的天气预报,应该会下雨。


“老鼠,你现在在哪?”


窗外风声呼啸,紫苑却完全感觉不到那风声的恐怖。他想到了那些在风中的人们,很快又冷静了下来,因为他之前已经确认过下城和西区的人们的安全。


“老鼠,你什么时候回来?”


窗外的风更大了,大树被吹的摇动。院子的地上铺满了黄色绿色的叶子。风大的让紫苑几乎有风会径直吹进屋里的错觉。


“紫苑”


窗帘在密闭的房间里舞动着,明明没有风。好像那个声音在叫他的名字。


视线内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紫苑一惊,心脏剧烈地鼓动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些自己想象过的千百遍的事情。他无法像在演讲前的紧张那样让自己冷静下来。


月夜爬上桌子,歪着头不解地看着紫苑。


“什么啊……是你回来了啊……”


紫苑折好手中的纸,放进信封写好名字和自己的邮编地址。走向了角落的书架。


“走吧。”


随着紫苑的呼声,月夜虽然不解,却也乖巧地跑上了紫苑的肩,随着他的脚步出了门。


灯自动关上了,环境管理系统也进入了休眠状态。


加在那些旧书中,一页一页的,都是没有地址,只有名字的信封。


the end


评论

热度(5)